宝塔区| 稻城县| 三穗县| 宝鸡桥梁厂| 坝固镇| 师宗县| 板棍乡| 爱新舍里镇| 丹江口市| 白岩壁| 隰县| 集贤县| 白花| 江宁| 傍河| 平山| 雹水乡| 乌尔禾| 保和场| 荆门| 白音勿拉苏木| 久治| 白鹤滩镇| 梁平县| 巴音布鲁克自治州| 临桂县| 八宝庄社区| 北桥街道| 坂田汽车站| 繁峙|
首页|共青团|青年组织|大学生村官|青春励志|西部计划|文化艺苑|国学院|书画院|人物
抗战老兵忆上山打游击:鬼子拿我们没办法

发稿时间:2018-04-21 10:44:17 来源: 华西都市报 中国青年网

  老兵档案

  姓名:陈永成

  年龄:95岁

  民族:汉族

  籍贯:福建龙海

  所属部队:中国军队79军98师292团机枪连

  参加战役:长沙会战、豫西鄂北会战、常德会战、衡阳保卫战、桂柳会战等

  口述实录

  “1941年,我当了两年民兵后,村子里贴上了征丁入伍的告示,我们那儿是2丁抽1,3丁抽2。我不是被抓壮丁的。听到征兵的消息后,我努力说服父母,我要去当兵入伍,到前线打鬼子。”

  “我们排长和其他长官,挺照顾我们这些新兵的。我们新兵蛋子每天的口粮粮食,都会比其他人多二两。而且,王甲本军长还找我们聊天,虽然那时候听不懂他们讲的话,但他关心我们的场景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“我们一部被安排在山间对日军进行阻击和骚扰。但凡有日军经过或休息,我们就进行打击,日军发现后就立刻撤离。前两次偷袭的效果都不错,第三次的时候,日军的飞机经过,对林间进行轰炸,我们死伤了一些兄弟,后来的游击战就更为谨慎了。”

  “我们看到93军的很多兄弟,腿、脚被炮弹打断、打掉,头、胸等部位受伤严重。一排排人相互搀扶着,或拄着木棍,从我们身边经过。伤员太多,根本数不清。桂林城里没有一个百姓,房屋都被炸得千疮百孔,四处都是焦黑一片,已经成了空城。”

  2018-04-21上午,成都人民公园内,95岁的陈永成坐在大树下,端着一盏盖碗茶,听着身边30多位老人聊滇缅抗战。其间,时不时会有年轻人聚在他的身边,想听他讲抗战的故事。每当这时,陈永成就会用略带福建腔的四川话讲起来:“我们在山上,等鬼子经过或休息时,就趁机袭击他们,常常打得他们措手不及,他们拿我们没办法。”

  陈永成年轻时离开福建老家,随部队在湖南、广西等地抗战。抗战胜利后,他辗转定居在成都。陈永成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今年国庆期间,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他找到了当年的79军兄弟,“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老兄弟,已经感到满足了。”

  离开小渔村 奔赴抗日前线

  1920年,陈永成出生在福建龙海市港尾镇一个小渔村里。由于家庭条件困难,出生3天后,他从李家抱养到了陈家。7个月后,养父将他带往印度。“当时父亲在印度做生意,就把我们一家子接过去生活。”陈永成说,他在印度生活15年后,才跟随养父回到福建,“我只会印度语和英语,回国后,跟其他人沟通困难,没能去学校念书。”

  回国不久,抗日战争爆发了。2018-04-21,卢沟桥上的枪声,打破了中华大地的宁静,一场全民参与的抗战爆发。东部沿海一带,不断遭到日军侵扰。为抵抗日军,沿海地区大多加强了民兵组织,昼夜巡防。陈永成与大多数青年一样,加入了民兵组织。

  “1941年,我当了两年民兵后,村子里贴上了征丁入伍的告示,我们那儿是2丁抽1,3丁抽2。”陈永成说,当时在陈家,他还有一个叫陈永美的弟弟,“我不是被抓壮丁的。听到征兵的消息后,我努力说服父母,我要去当兵入伍,到前线打鬼子。”

  1941年的一天,早上出海打渔的村民还未归来,陈永成和其他地方被征集的400多个青年,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,走到了湖南前线。陈永成加入了79军98师292团机枪连,开始参加抗战。

  上山打游击 死守长沙不退

  1941年年底,到达湖南后,陈永成等人开始了一个多月的紧张训练。由于语言不通,除了和老乡能聊上几句外,陈永成在部队里一向沉默寡言。

  “但是我们排长和其他长官,挺照顾我们这些新兵的。”陈永成说,那时候条件艰苦,装备差就不说,粮食补给有时候也会遇到困难,“但是,我们新兵蛋子每天的口粮粮食,都会比其他人多二两。而且,王甲本军长还找我们聊天,虽然那时候听不懂他们讲的话,但他关心我们的场景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“一个多月后,长官连续3次问我:上战场怕不怕死?我每次都摇头并摆手表示不怕,但他没理我。直到第三次听到炮声响起,他才同意我上战场打仗。”陈永成经历的第一场战役,就是抗战期间十分艰难的第三次长沙会战。

  第三次长沙会战期间,时任79军军长的王甲本,担任长沙外围守备指挥官。他命第98师固守霞凝港、捞刀河一线。日军在飞机、重炮的掩护下,进攻中国军队阵地,并企图突破阵地右侧。

  在形势危急关头,陈永成等人在王甲本的率领下,对日军进行阻击。“我们一部被安排在山间对日军进行阻击和骚扰。但凡有日军经过或休息,我们就进行打击,日军发现后就立刻撤离。前两次偷袭的效果都不错,第三次的时候,日军的飞机经过,对林间进行轰炸,我们死伤了一些兄弟,后来的游击战就更为谨慎了。”陈永成说。

  常德保卫战 密林中打游击

  1943年,对于陈永成来说,是一个十分艰巨的年头。一年内,除经历各地无数小型战役,他随部队还参加了豫西鄂北会战、常德会战两场震惊中外的战斗。

  “我所在的连队,主要任务是在山区打游击,寻机袭扰鬼子的部队。”陈永成说,1943年4月下旬,日军为打通长江上游航线,企图直至上游的重庆大后方,调集了6个师团、1个旅团和200多架飞机的兵力,对鄂西地区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。5月,王甲本率79军98师前往增援。

  陈永成说,有一次,他们10多人潜伏在山上的密林时,看到日军的一支部队从山下经过。原本准备让这支日军吃点苦头,但日机恰巧从头顶经过,“战友们只得立即隐藏。我当时站得比较高,担心部队被飞机发现,立即从近3米高的台上跳下来隐藏。当时我的身上背了几十斤的机枪子弹,跳下来的时候,子弹抵着胸口撞在地上,回去后就一直隐隐作痛。几十年过去了,最近去检查肋骨,医生说右边肋骨早已变形了。”

  之后,陈永成又随部队参加了被称为“东方斯大林格勒战役”的常德会战。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,不但迟滞了日军的进攻,还击毙日军1万多人。

  “我们当时在常德城外跟鬼子作战。”陈永成说,那时候很难吃到一顿热饭,“在山上不敢生火做饭,害怕炊烟一起就把鬼子的飞机引来。往往一天都吃不成一顿饭,但打仗那会儿很少感觉饿,思想都高度集中在如何打鬼子上去了。”

  军长王甲本 血战到底牺牲

  1944年,湖南衡阳告急,守城的是方先觉率领的第10军,被6倍于己方的日军包围,情况十分危急。接到命令后,陈永成随部队千里驰援衡阳,在外围与日军作战。一直血战到8月8日,衡阳守军弹尽粮绝,战败。

  之后,王甲本率领79军撤往湖南东安冷水滩布防阻击日军。9月6日,王甲本带领军部直属部队,进驻东安县附近的一个村庄。此时的战事,异常激烈。7日,日军便衣部队准备对79军军部发动袭击,王甲本决定立即向西转移,各部次第出发。

  “我们当时正走在一处山中,先发现了日军。”陈永成说,日军人数众多,王甲本下令各部隐蔽后,分成几股部队依次下山,“军长只留了部分兄弟殿后。”

  当陈永成一部刚走到山下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阵枪声。“军长还在上头,不应该打起来啊!”部队里有人喊了起来。陈永成全身都在冒冷汗,此起彼伏的枪声不久后停止,“当时就晓得糟了,兄弟们都想冲上去,但是军令如山,只得赶紧撤离。”

  据史料记载,子弹打完后,时任79军军长的王甲本,率剩余将士与日军展开白刃战。在拼死干掉多个日军后,王甲本的头部、胸、颈都被砍伤,两手血肉模糊,最后被刺刀刺中腹部,壮烈牺牲。

  王甲本壮烈牺牲的消息立即传遍了部队。“将士们都痛哭了起来,军长对每个士兵很好。葬礼上,几乎全军将士的手臂都裹了黑纱,得知消息的老百姓也自发赶来为军长送行。”陈永成说。

  桂柳会战中 左腿中弹受伤

  王甲本牺牲后,方靖继任79军军长。1944年,陈永成随部队离开湖南,开赴广西参加桂柳会战。

  “在桂林,我们看到的惨状,至今回想起来都感到心惊。”陈永成一行在桂林火车站看到从前线下来的伤员,“我们看到93军的很多兄弟,腿、脚被炮弹打断、打掉,头、胸等部位受伤严重。一排排人相互搀扶着,或拄着木棍,从我们身边经过。”陈永成叹了口气,“伤员太多,根本数不清。”

  此后,79军进入桂林城中,整个城市几乎被毁于一旦。“城里没有一个百姓,房屋都被炸得千疮百孔,四处都是焦黑一片,已经成了空城。”

  “我左腿上的伤,就是在桂林那里遭的。”陈永成撩起裤腿,指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,“我也不晓得是被子弹还是遭炮弹碎片打中的。治疗10多天后,我又背着70多斤的机枪子弹,重新上了战场。”

  2018-04-21,日军宣布投降当天,士兵们鸣枪热烈庆祝,陈永成却生了重病。之后,部队奉命前往接受日军投降,陈永成瞒着病情,跟随队伍一路前行。走到半途,陈永成终于坚持不住了,当场吐血。

  “长官见我病重,让我跟在部队后面慢行。”友军卫生队的一名副官,见到陈永成的情况后,当即对他进行了治疗。

  病好后,陈永成与部队走散了。一心想回老家的他,却因为路费等问题一直没能启程。“后来,我遇到一个福建老乡,是部队的排长,他把我带走,教会了我修汽车的本事。”

  定居在成都 从未回过老家

  脱离部队后,陈永成成了一名汽车修理的能手。随后,他又到过武汉、重庆,最后在成都一家汽修厂工作,一直到1980年退休。

  “我爸一直很想老家的亲人,但是70多年了也没能回去一趟。”陈永成的女儿陈世慧说,父亲时常给他们讲,抗战时的心愿就只有一个,赶走鬼子回到老家的小渔村。抗战胜利后,陈永成才给老家亲人写了一封家书,家里人才知道他还活着。从此,他和老家亲人通了几十年的信,“老家的情况,全都写在一叠叠书信里了。”

  “我觉得自己很不孝,父母去世的时候,我都没能回去。”由于家庭经济困难,陈永成回家的心愿一直未能成行,“1987年,弟弟陈永美说想到四川来看我,我们一家人高兴了很久,做好准备等他来。”

  但让陈永成没想到的是,一月又一月过去,书信改成了电报发过去,却再也没能和老家联系上,“突然就了无音信了,再也没收到过一封回信。”

  直到今年8月,在福建和四川两地热心志愿者以及当地警方的帮助下,陈永成得知了一个消息,弟弟早已经去世了。“现在我已经95岁了,也想回去一趟,但家人和志愿者劝我,这一趟路途太远,怕我经不住舟车劳顿。”

  见到老战友 这辈子也值了

  2018-04-21,对陈永成来说,是抗战胜利70周年最难忘的一天。

  “自从离开部队后,我再没见过79军的一个老战友,以为他们全都不在了。没想到,在威远找到了一个,这辈子也值了。”陈永成兴奋地回忆起老战友见面当天的场景。

  5日早上6点不到,陈永成就在家门口等着前来接他的志愿者。在威远的一个小山村里,同样95岁的郭太和也早早地起来,站在门口的小道上,望着路的那头。

  “记不得当年有没有见过了,但因为是当年79军的战友,没聊几句就自然熟悉起来了。”当天,陈永成拉着郭太和的手,坐在院子里从早一直聊到下午,讲的内容大多都是抗战期间的事情,“我们聊得最多的是打鬼子的事情,很多战役确实都是一起打过的。”

  陈永成说,他们想起老军长王甲本,都忍不住流起了眼泪,“虽然过去了70多年,但是军长对我们的好,带我们打鬼子的事情,79军当年的每位士兵都是忘不掉的。”

  重逢的日子总是很短。离别时刻,陈永成不免流下眼泪,两位老战友互道珍重。“就像出去打仗时,会说保重性命一样。”

  喜欢吃辣的 生活习惯很好

  “我爸跟其他长寿老人最大的不同,是他特别喜欢吃辣的。”陈世慧说,父亲是一个“馋猫”,时常出门弄点麻辣烫、串串香来吃,“当年家门外不远有串串店,他就是一个常客。”

  但是,陈永成一直都有个好习惯。“他每天都按时休息,早上6点过起来,晨练完后,出去买菜。10点会睡个回笼觉,吃了午饭还在小区里玩会儿麻将。”

  “我特别喜欢看抗战剧。”95岁的陈永成能记得哪个频道在演抗战剧,有时候看着看着,还要点评一番,“就是看个热闹,看着这些会想起以前打仗的场景。但是,现在的很多抗战剧都不真实。几个人就灭掉了鬼子一支部队,哪有那么容易!”

责任编辑:王迎力
青春建功十三五
网上青年国学院
网上纪念馆

扫描二维码进入

“青年之声”微信

扫描二维码进入

中国青年网微博

扫描二维码进入

"畅想星声"全国大学生

网络歌唱大赛

x

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.cn.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

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:中国青年网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|ICP备11020872号-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
张里店 京津花园 三只羊乡 岩下乡 曹带坑
环江县 木榴乡 田心东路 张各庄满族村 大华厂
八百万娱乐城 拉菲2平台 众彩娱乐官方网站 澳门银河真人 恒信娱乐注册